广州衬衫批发联盟

春风得意牛首行

楼主:左手科学右手艺术 时间:2020-11-22 16:39:45

是岁初,阳光三月,春风得意。同学朋友七人,驾乘公共汽车,满怀豪情,直奔牛首山。

路很长,心很远,窗外亮丽的世界一层层抖开。前方一农家,院中一株梨花美不胜收,高高的树,大大的花,女孩子们忍不住欢呼雀跃。将身影定格在相机中,与花一起,争奇斗艳。撤离之前,问那老伯,原来是一棵白玉兰。笑罢,乐罢,抬起双脚,使劲擂响路面。

牛首山,我们来了!


没有回音,山静静的,象一位农家姑娘,怯怯地望着。

太阳也有些发急了,热的满头大汗。当然,我等草民也在所难免。小师兄率先脱下外衣,绑在腰间,手提众多行李,冲到前面。他个头不高,长得清秀俊朗,幽默风趣,惹得两旁的树儿直跟着他跑,直跟着他笑。

玲姑娘与先生一起,稍事严肃,毕竟掩不住那浑身上下的侠气儿,不一会,便将偶然跌落的云朵挥刀削成几片,又将偶然扬起的尘土拍成几朵鲜花,不信,你瞧,那金灿灿的青春一族,正拉着她合影呢。

先生毕竟先生也,温文尔雅,气度不凡。说起牛首山的来历,如数家珍。对此行事宜,了然在胸,确乎金陵地主。

甜甜不饰而笑,翠绿色的唐装上衣,藏青色的时兴卷脚裤儿,一把粉红色的遮阳伞,将整个江南的秀美玲玲珑珑地托起来。想那山中的花儿,也不过如此吧。

阳阳与艳艳携手而行,直令人想起传说中的八姐九妹,青春年少,妩媚动人。天地之大,胜景如云,不过其一举手一投足而已。

忽然想起此行目的,遂放下两枚唇帘,收回众多笑网,无语猛奔。

坡很长很长,久不见那山峰。大家实在又累又乏,便寻一块阴凉地匆匆坐下。阳阳与艳艳轻轻抖开白色中单,玲姑娘变出一大摞美味佳肴,甜甜摸出一丛丛点心,先生宣布进食仪式开始。可惜啊可惜,小师兄的唇上少了一管萧。待饭菜摆齐,方才发现,忘了带筷子!这可如何是好?大家群策群力,各色人等很快便想出一个妙计,回归自然——让五爪龙上下左右翻飞。鸡鸭鱼肉,滑肠菜蔬,近在手边。边吃边笑,边笑边吃,不一会,便杯盏狼籍。满道上的阳光与过往游人忍不住偷着乐,直乐得身旁的松树也前仰后合。

······

这就是牛首山?光秃秃的,光秃秃的,象一张随意盖在草堆上的廉价的灰色的床单。

或许,无限风光还在前?恰如那大唐时杨家妹子玉环,长的水灵灵的,却“养在深闺人未识”,直到有一天被送进宫,在寿王殿红袖添香,倾城美色无与伦比,再后来,被明皇那厮一眼掠过,从此天下无早朝,再后来,安逯山的掘坟刨地也差点儿没搅动他的神经。美景美女该是同样道理。

“快!快!快!向前,向前!”,玲姑娘一声吆喝,顿时间,地动山摇。

有湖在前方,静若处女;有塔在前方,静若处子。

太阳在顶上,急切切地望着我们,乐着,一边静静地抚摩随意变幻的世界。

曲折蛇行,穿过万千荆棘,一行人终于到达塔前。塔不高,在围墙的怀里,安恬地立着,仿佛受训的中学生。偶然有人挤进去,又很快阔步冲出来,想那塔也实在没的看处,况且,听说他的背是不能攀爬的,是受了伤,还是傲气十足?不管也罢。

侠女、先生等依然靠在那门前,摆了几个无可奈何的英姿,留下一番笑影,聊作到此一游的永久纪念。假作真时真亦假,毕竟此塔乃牛首山的象征,如此如此,本应无可厚非。

甜甜早已在塔前的广场上,拉开阵势,准备让风筝大展鸿图。风是春天的风,暖暖的醉醉的,大概那红鸟也只顾着享受这难得的馈赠,始终晕晕乎乎的,任凭甜甜左跑右转,它只是不停地点头,没事偷着乐。我与小师兄过来帮忙,也无济于事。那红鸟似乎也有点愧疚,陡然间猛地向空中跃去,眼看便直冲云霄,演绎仙女风情,与嫦娥迎风齐舞,无奈身子骨早已酸懒,便一头载了下去。大家围拢过去,它已经不省人事。至于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有人提议:赶紧看那湖吧。于是,一路拍打着笑声,直奔那未名的水。湖不大,水深深的,清清的,凉凉的,仿佛另一个世界。湖旁有一片芦苇林,那无与伦比的黄色,有一点苍凉,有一点悲壮,它越过秋、越过冬,如今,在春的视野中,依然大模大样、气宇轩昂。多么熟悉的身影啊!我蹲在它的脚旁,静静的,什么也不想。故乡,你来了?。。。。。。。

小师兄、先生、侠女、阳阳、艳艳、甜甜都在比赛打水漂儿,一个比一个掷的远,一个比一个掷的漂亮。侠女笑声不断,惹得湖中的鱼儿也情不自禁地跳着。

我饮着孤独的苇香,几乎要睡着。

湖的背面是高高的陡壁,几乎直直的耸立在那里。淡淡的草,绿绿地妆点着,英气逼人。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

大家簇拥着,在绝美的背景下,把青春大捧大捧地撒向那方方的瞳孔。

不再流连,让山落在后面。

随意谈笑,不知不觉进了将军山。桃红柳绿,春意醉人。池边玩耍,忘了时辰。

毕竟不得不踏上归程,却觉得将军山太浮华,仿佛今生今世。桃花源只能蛰居梦里,安可市之?

回想起来,牛首山就是牛首山,那塔虽然猥琐,那湖、那壁、那永不服输的芦苇,将久久地留在记忆中。

很长很长的路,将大家的笑影全涂的暗淡了,听见车的声音,便忍不住欢呼。

斜依在椅背上,忽然想起那只红鸟,它会回来吗,它的灵魂会回来吗,一丛人把它抱在怀里,作为青春的摆设,会将它轻轻地丢弃么?它本来在高高的树上,与白云蓝天一起,为什么要剥夺它的自由、它的选择呢?

也许,只有那张照片,那张湖边无意营照的氛围,才能让人想起红鸟最后的飞翔,仿佛梦的雕塑,苗条而轻盈的影,苗条而轻盈的泉。

------大家一律露齿而笑,无限风光。侠女轻轻地依在先生的怀里,满脸娇嗔,美丽之至,可爱之至。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