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衬衫批发联盟

【原创美文】我拿什么奉献给您 ——我的父亲

楼主:双峰教育 时间:2020-09-30 06:39:20

父亲,今天提笔写您,我怕我稚嫩的笔无法镌刻饱经沧桑的一生,我怕我贫乏的语言无法表达对他的崇敬和感激之情。

父亲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村家庭,他只念了三年小学。虽然他的学习成绩非常优秀,经常是区里的第一名,但因那时读书是要分指标的,他是家里的老大,不得不把唯一的一个读书的指标让给了我的叔叔。他便成了家中的主要劳力,跟着爷爷去村上挣工分。


父亲在八达岭

儿时,我对父亲的印象并不深刻。每年年初,父亲便随着外公在郴州等地补鞋,赚来微薄的收入来支撑家用。我们姐弟三人很少去关心父亲,也不知道父亲一年在外是否辛苦,只盼着父亲过年回来的时候,把他包里剩下的那些一角、两角的零钱给我们姐弟三个。我们便拿着那些零钱高兴地去村口的商店买我们喜欢的东西。


到我上学的时候,家里的负担更重了,靠补鞋已不能负担起这个家,父亲不得不加入到南下打工的队伍中去,在南方的工地上埋头苦干,挥汗如雨。我无法想像十几年来父亲过的是怎样的生活,简易的工棚,粗劣的饭食,只有每到过年时父亲才回家一趟。那时的我总能用最优异的成绩回报父亲,每次父亲拿着我的成绩册时,他黝黑的脸上总是会绽放出满意的笑容,一年的辛苦与劳累在那一刻已荡然无存。


我的父亲和母亲

后来,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中专。父亲总给我写信。对于一位在异地求学的游子来说,收到父亲的来信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一件事啊!又一次收到了父亲的来信。我拆开信封,抽出信纸,一张二十元的钞票飘然滑落。父亲在信中说:“江南,你妈妈给你的生活费够吗?随信寄来的二十元买条漂亮的裙子吧。”倾刻间,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仿佛看到了我的父亲在南方的烈日炙烤下挥汗如雨地工作,我仿佛看到了我的父亲在那些孤独的夜晚辗转反侧,我仿佛看到了父亲微弯的脊背,黝黑的面容,粗糙的双手,我仿佛看到了……


父亲以他小学的文化学会了三角函数,学会了识桥梁钢筋图,他扎的桥梁钢筋模总是得到工程总经理的称赞。老板总是说:“老龙做事最让人放心。”十几年来,父亲辗转于南方各大城市,为这些城市修筑了无数的桥梁。去年,我去深圳,当一座座美丽的立交桥浮现在我的眼前时,我不禁想起了我的父亲,父亲不属于这个高楼林立的城市,但他却为这个城市的建设奉献了他的汗水和青春,我为我的父亲而感到骄傲。


三代同框留影

我结婚的时候,父亲因工地上很忙,没能亲自参加我的婚礼。他只能在过年回家时,看着我结婚的录相,父亲坐在那儿看得那么认真,他那张被南方的烈日晒得黝黑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笑容。我结婚当日,父亲打的那个电话我依然记得:“江南,爸爸不能亲自参加你的婚礼,祝你新婚快乐,幸福美满!”挂掉电话,泪水已悄然滑过我的脸庞,是感激,是愧疚……


2008年,冰雪袭击了南方。腊月25日,父亲从广州辗转回到娄底,但娄底到双峰公共汽车全停了。父亲好不容易租到一辆出租车,但车子开到黑泥塘就走不了,离家里还有十几里,父亲背着行李沿着马路往家走,我和弟弟沿着马路去接他。风很大,冰雨很快把我们的衣服冻硬了。在鲤鱼塘转角处,我远远地看见了他——我的父亲。那个背着行李在风雪中蹒跚的人,就是我的父亲;那个身材矮小衣着单薄的人,就是我的父亲;那个面容黝黑头发凌乱的人,就是我的父亲。近了,近了,我欣喜地跑过去,眼前的父亲是那样的熟悉而又陌生。一年的风餐露宿,一年的辛苦劳累,父亲又苍老了许多。我们接过父亲的行李,一起向那个温暖幸福的家进发。风依旧那么刺骨,雪依旧那么冰凉,但我们的心中却无比的温暖,因为父亲回家了。

和父母在北京合影

今年六月,父亲就六十岁了,这是他为自己定下的退休日期,今天年初,我们姐弟三个本不想让他再去工地,但他仍放心不下我们姐弟几个,想着能多赚点钱养老。父亲以他一米六多点的个子,肩负起这个家,培养出了三个大学生。每次聊天时说到我,父亲充满愧疚地说:“当年如果不是太困难,要供三个小孩读书太难,江南是不会去读中专的,她一定能考上大学。三姊妹中,还是她最聪明。”这就是我的父亲,为他人想得太多,却很少为自己着想。我因为工作繁忙很少给父亲打电话,或许并不是工作忙,而只是我忽略了。每次父亲打来电话时,我才想起很久没问候父亲,愧疚掠过我的心头。父亲总会问我工作顺利吗?身体怎么样?雪儿的学习好吗?我一一回答他,他便会像个小孩似的高兴地挂掉了电话。我想这个电话就是他埋头苦干的全部精神支柱。


三十多年来,我享受着父亲带给我的一切。有父爱漂浮的天空是湛蓝,有父爱播撒的水面是澄澈的,有父爱倾注的草原是风情万种的,有父爱滋润的生活是甜美的。父亲啊!站起来,您是世上最高耸的山,弯下去,您是世上最坚固的桥,躺下去,您仍是世上最平坦的路。


白鸽奉献给蓝天,星光奉献给长夜,雨季奉献给大地,岁月奉献给季节,我拿什么奉献给您?——我的父亲。

                                         


作者简介:龙江南,现年38岁,双峰县洪山一中教师。洪山一中语文教研组组长,中学一级教师。2014年被评为“双峰县三星级名师”。2016年被评为“娄底市语文骨干教师”。教书育人,尽职尽责,亦向往诗和远方,闲时喜爱旅游,看书,亦或写点小文章。岁月静美,人生如此,甚好!

作者近照

主编:谢娴能    投稿邮箱:794885798@qq.com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