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衬衫批发联盟

你见过灵魂的照片吗

楼主:孤独图书馆 时间:2020-10-21 08:21:02

图书馆免预约公告:


三联海边图书馆自2016年12月1日—2017年3月31日,到访免预约。每周一闭馆。开馆时间为9:00-17:00。敬请读者知悉。


本文转载自看理想(id:ikanlixiang)


本文图片由阮义忠摄影中心提供。


預備著的童女 | 冯君蓝摄影作品




前天,备受关注的第一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在木心美术馆举行了颁奖典礼,冯君蓝以作品《微尘圣像》获得第一名。




冯君蓝和“微尘圣像”两个词又突然出现在新闻中,唤起了当时看他作品的记忆。对摄影界陌生如小编,也知道这组“微尘圣像”,那是让人看了之后绝难忘记的,忘不了从照片里透出的气息和眼神,以及摄影师极其强烈的个人风格和信仰底色。


摄影家阮义忠初次见到它们的感受:“照片里的明眸直透心灵底层,立刻就把我震住了。那已不是容颜的留影,而是灵魂的肖像。”陈丹青则说:“突然看到他这样的照片,吓坏了人。”


今天分享他的这一组获奖照片,同时推荐各位关注“阮义忠摄影人文奖”和“阮义忠摄影中心”公号。






冯君蓝
摄影师简介




自述 | 冯君蓝


我,阿蓝。生性懦弱、驽钝、自卑的罪人;却蒙上主垂怜,就此矢志追随基督,作上主奴仆。美术与摄影是个人事主事人之余一点小小兴趣,借以表达所以为之生为之死的信仰观照;也借以承载鄙对受造世界底贪恋痴迷。


「微尘圣像」一系列肖像摄影,无意于客观记录,乃建立在圣经人类学的基础上,或者允以称之为「单幅片断的神剧」。按圣经的人观,人并非浩瀚宇宙中一连串盲目的偶然性所衍生的意外,不是裸褤、不是欲望的主体或文化动物;却受造于物质与神灵的揉合,是被赋予永恒向往的有限存有;并就此活在神性的可能,和实际表现出来的紧张、挫败和实存的焦虑当中;而为上帝的救恩之法是赖。


这一系列肖像同时反映出,我对时间与人类历史(特别是圣经所启示的历史)的兴趣;而基督信仰的时间与历史观,既不是一个循环不已的封闭宇宙,也非盲目随机的演化,却以一种相对于有限虚空的受造而言,缓慢而隐晦的方式,渐近启示着上帝的临在,并朝向创造的完成推进。



(来自2015年《微尘圣像》大陆首展时)


微尘圣像
冯君蓝摄影作品


(《微尘圣像》组照40张,来自“阮义忠摄影中心”)




福音之子


嫩枝


坠落的晨星


先知哈巴谷


沃土


月夜·牧童大卫


微尘


预备着的童女


塔玛


第一个亚当·尘土与灵气的混合


伪善的法利赛人


知罪的税吏


站在神的殿外看门·一刻钟的静穆


恩宠


使徒约翰


亚当·自然的园丁


先知耶利米


先知阿摩司


先知约拿


哈拿


灵童撒母耳


该隐


亚伯


挪亚


米利暗


珍珠


以斯帖


先知何西阿


灵童


青年但以理


主的使女


童贞女马利亚


虚空


天路客


在去而不返以先


穿着彩衣的约瑟


青年约瑟


日光之下的日子


期待上帝



善恶拔河,是在神性与魔性之间拔河。

为善比为恶要艰难,就像建设比破坏艰难。

因为人常常懒惰。


加缪(Albert Camus)说,人终极的罪恶是没有耐性。


由于没有耐性,我们被逐出伊甸园;

由于没有耐性,我们也回不去。


所以这些人,仿佛有一种纯真,

但又有隐约的焦虑,这就是普遍人性的反射。


基本上我们怎么相信,就决定了我们会看到什么。

虽然我们谁也说不清楚永恒是什么,

但在值得标记的时刻,享受意义的时刻,

多少碰触到一点永恒。


这个部分它不是一触可及的,

它是渐层式增加、逐渐往前迈进的过程。


——冯君蓝



评委评价


冯君蓝以牧师的身份试图从教友身上揭露圣经的启示,而他也的确成功地传达了信仰令人宁静、充实,使人坚定、圆满的神秘力量。这些肖像呈现了心灵提升的气韵,悠悠地述说着卑微如尘土的人,也能由凡转化为不凡。摄影最强的特性就是把瞬间凝住,冯君蓝的作品却刚好相反,彷佛是在缓慢释放着时间的流动,拍的是由迷到悟的觉醒过程,让人看到寻求救赎的努力。

——阮义忠


我看他的照片无话可讲。中国没有这样的目光。他的照片,让我们在人身上看到神,在神身上看到人。他这么信这么爱,眼光看所有人都这样,所以才有了这批肖像。本来不该有,这只有在文艺复兴时代才能看到。我最近正在画教堂,画耶稣。我并不是基督徒,但我觉得全世界艺术,从古到今到将来,没有比宗教艺术更好的了,因为画得太真心了,没有其他艺术可以和宗教艺术比。突然看到他这样的照片,吓坏了人。他其实告诉你,你不真心了,我不真心了,所有人都不真心了,他还真心。

——陈丹青


以平凡人物勾勒上帝的面向。一个有趣又大胆的尝试。

——吕楠


冯君蓝的肖像,非常宁静,有很深的宗教信仰。他把信仰带入了照片。他在非常局促有限的条件下,能够做到这种程度,这是值得敬重的地方。

——布莱恩·坎贝尔(Bryn Campbell)





期待上帝
阮义忠






我很明白冯君蓝作品深度的来源。拍照对他而言,已不是在强调自己的艺术手法,而是为了替人人本具的灵性显影。在肖像摄影史上,专拍北美印第安人的爱德华•寇帝斯(Edward Curtis)无疑是透过镜头直入心灵深处的先驱。难得的是,冯君蓝虽受其影响,却另辟新径,以牧师的身份试图从教友身上揭露圣经的启示。而他也的确成功地传达了信仰令人宁静、充实,使人坚定、圆满的神秘力量。这些肖像呈现了心灵提升的气韵,悠悠地述说着卑微如尘土的人,也能由凡转化为不凡。


摄影最强的特性就是把瞬间凝住,冯君蓝的作品却刚好相反,仿佛是在缓慢释放着时间的流动。世俗的一切离不开是非对峙、善恶拔河,人性总是徘徊在魔性与神性之间,他拍的正是由迷到悟的觉醒过程。有信仰方能明辨是非、断恶从善,从冯君蓝的作品当中,我们看到的正是寻求救赎的努力。


冯君蓝说,直到现在,每次讲道他都依然会紧张到发抖。我想,正是因为这份戒慎虔诚,使他的作品不断在进步。我好奇地问他,教派为何叫「礼贤」?教会为何叫「有福」?原来,教堂原文是Chinese Rhenish Church.Blessedness。德国莱因派牧会早年传入广州,以莱因的广东话发音,译为「礼贤」。「有福堂」则是他自己按照圣经所载的「八福」而命名:


耶稣说: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必得安慰。

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

饥渴慕仪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怜悯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怜悯。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暮色降临,我起身离开了这个温暖的小窝。大隐隐于市。窗外夜市灯火通亮,这个人、这个家、这个教会就像是喧嚣市集中的一片净土。在影像泛滥、人心浮动的今天,冯君蓝的这组作品格外发人深省、令人感动。


本来我想观察冯君蓝拍摄的情况,而他也应我的要求,特地要一位教友的女儿留下来。可是,我临时决定不看他工作了,因为那会使一件神圣的事情变得像表演一般。那是教友向他的告解,那是他向耶和华的祈祷,那是他们一同在期待上帝;不容打扰。



阮义忠写于2011年5月,摘自《生活》月刊2011年9月号



关于第一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



近年阮义忠先生的身影频现大陆。从2013年开始,他在台湾及中国大陆各城市开设工作坊,小班制(每期7-10人),传授美学理论之外、手把手教习传统暗房技术,期间展览、讲座活动不断,与内地学员接触频密。亦常有机会参加各地摄影节、担任各项摄影比赛评审。他的体验是,除了实地感受到各地摄影活动的蓬勃,却也观察到目前流行的摄影表现严重偏向观念性,人文精神逐渐稀薄,令人忧心。


这萌生了他潜藏已久的想法:为华人摄影设立一个奖项。因如今观念性、艺术性的摄影表现均享有多个奖项的激励,而纪实摄影及长期关心某个主题的深入工作方式,却少受关照。但他指出:“并非纪实才叫人文,任何摄影手法,只要表达出对生存环境的珍视、对人间事物的关怀,都是富于人文精神的。”


结合阮义忠个人的成长与创作道路便不难理解其为何会对“人文”情有独钟。六七十年代的台湾,年少成名的他正受到当代文化潮流存在主义、法国新小说、欧美观念艺术、前卫敲打乐曲的激烈影响,一心想要脱离农家子弟的生长背景,认为要现代就必须反叛传统,不带现实生活的人间性和泥土味。这同时表现为只对自己的存在有莫大的兴趣,对别人漠不关心……但是,照相机就像一面镜子,从40多年前拿起它的那天开始,他不禁质问自己:你看到的东西对你有什么意义?而他看到了伴随自己成长的怨恨。他发现自己无法在怨恨的生活方式中找到创作题材、发现要肯定的意义。“一直到现在我还不很清楚,自己是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熬过那个拒绝土地、拒绝生活的阶段。我只知道,没有任何单一事件能使我解开那怨忿的纠结。”


随着《人与土地》、《北埔》、《八尺门》、《四季》等系列作品的持续多年的跟进拍摄,阮义忠在人性最真诚、善良的一面中,求得了庇护。他发现,拥有这种可贵气质的善良人们,都是那么认命地在自己的土地上工作、努力地生活着。他们大多是没念过什么书的乡下人,一切教育来自劳动,来自土地。这令他重新敬畏的沉默与宽容的土地,不觉间使他真心拥抱曾被视为可耻包袱的成长经验……。后来的阮义忠每当回想及此,便感激道:“摄影增加了我的生命宽度。”


法国声誉卓著的摄影家尚‧杜杰德先生在观看阮义忠作品时发出感叹:“尽管文化不同,西方与东方得以聚首。摄影借着深邃的影像告诉我们,这世上没有疆界,只有人。”这位对阮义忠有知遇之恩、曾深刻地影响和启发过他的摄影前辈,也助推了阮义忠创办了影响一代华人摄影家的中英双语杂志《摄影家》。而这十几二十年,其译著及个人出版也开始对新一代摄影青年产生着影响。因缘成熟,阮义忠在大陆开始了他一城一地的工作坊。


“我与摄影,早已不是喜欢与不喜欢的关系,而是我对它有信仰、有使命,希望透过摄影来传达一些理念,但这还不足够,我也应该在有生之年为它多尽一分力。”如其在“摄影人文奖的宗旨”中所言,基于许多朋友、学生的鼓励与支持,他决定成立一个摄影人文奖,期望对目前摄影表现失衡的状况稍作平衡。


 这个想法也得到了艺术家陈丹青及摄影家吕楠的积极响应。在人文奖组委会的首次会议中,当阮义忠先生向在座征询奖项名称是否冠以个人名字时,得到了大家的肯定。“不管以什么名字命名奖项,都会有异议,所以平息异议的唯一办法就是你的质量。叫什么都不重要。”以纪实风格著称的摄影家吕楠,亦是首次接受邀请而担当此类活动的评审。“一座奖项的高度有赖获奖者的作品深度、力度与专业素养,评审环节至为关键。”之后为约请各方评审探求建议,阮义忠先生更是亲身赴会。现列初审评委七位:秦伟、沈昭良、晋永权、颜长江、傅拥军、严志刚、任悦;终审评委四位:布莱恩・坎贝尔 (英)、阮义忠、陈丹青、吕楠。


关于定名“摄影人文奖”而非“人文摄影奖”,组委会在经过讨论后一致倾向于“要尽可能地在各个面向上做到开放,不僵化;我们不鼓励模仿,不鼓励重复,而是鼓励讲述你自己的语言,要对自然、对人有新的认识、新的看法。这几乎涵盖了生命所有的一切。”哲学家斯宾诺莎说:“智者不是对死亡的思考,而是对生命的思考。”所谓人文,就是我们在活着的时候对生命的向往。

——阮义忠摄影人文奖执行总监  夏楠


人文奖宣传短片


前三名候选人凌飞《藏地影像》、钱海峰《绿皮火车》、冯君蓝《微尘圣像》作品视频


▲  颁奖典礼现场  傅拥军 摄


图文由第一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组委会提供。如果你想更深入了解阮义忠摄影人文奖,看到更多作品,请关注微信公号“阮义忠摄影中心”(id:juanijongphoto)。

附:

第一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组委会名单

创始人  阮义忠

总顾问  傅拥军 何明

执行总监  夏楠

执行组委会  夏楠 蒋理 贺珺 邹巍 董晓鹏 狄夏 李继松 田方方 宿东 韦树祥 鲍守廷 姚捷 魏延会 高逸 周海川 彭娌娌 


第一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评委:

人文奖终审评委  Bryn Campbell 阮义忠 陈丹青 吕楠

人文奖初审评委  秦伟 沈昭良 晋永权 颜长江 傅拥军 严志刚 任悦





本文转载自看理想,转载需联系授权

图书馆文化传播、阅读与书籍推广!

关注公众号:孤独图书馆(aranya_library)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媒体转载、投稿、合作

请联系孤图邮箱: gutu2015@sina.com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