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衬衫批发联盟

武志红:准备恋爱

楼主:武志红 时间:2021-01-02 10:44:13

尊重版权 请完整注明以下信息 再转载

作者:武志红 微信公众号:wzhxlx


怀怀旧,研究生时前写的一篇文字

——————————

已经深夜一点钟了,某大学某个男生宿舍却依然如火上鼎,沸沸腾腾──每周一次的卧谈会正到高超。主角是一个几乎就要失恋的人,他可怜而茫然地诉说着,其余几个你一言、我一语,给他分析之所以陷入这个境地的种种原因,时不时出上一两个主意,尽管并没有经验。


“我决定,这个学期一定要找个女朋友!”


一舍友突然宣誓,大家愕然,继而起哄而笑。准失恋者也不再倾诉,反过来百般劝说他不要和自己一样自寻烦恼。宣誓者为自己的冒然而自责,但并不肯稍稍后退,虽然他也暗自纳闷:“怎么就唤起了这个念头?”


准失恋者的陈述勾起了宣誓者的恋爱念头,宣誓者对异性的渴慕激发了他一时的冲动。


他的心理大致可以套用歌德那个著名的咏叹:“哪个少男不善钟情,哪个少女不善怀春!”


“告诉我去爱谁”,罗兰·巴特撰文解说,“维特在坠入情网前不久遇到过一个年轻的帮工。那人向维特倾诉了他对一个寡妇的炽热的爱情。


‘一想起这么纯朴和真诚,我灵魂的最深处便着了火,这副忠诚和柔情的景象到处追随着我,我自己好似燃起了渴望和爱慕的烈焰。’这以后,论到维特自己身不由己地迷恋上夏洛蒂……”


早有陷入情网的迷迷糊糊的心理准备,但往往是,身边的一个单纯的恋情唤起了青年人的火热和迷狂。罗兰·巴特的意见是,“这种‘感染’,这种感应来自别人,来自语言、书本和朋友们的议论:爱情都不是自发的(大众文化是表现欲望的机器:它说,这一定让你着迷,好像人们自己无法决定他们到底渴求什么似的。)”


相识


由陌生到相识,常常穿插着许许多多微妙的小插曲。譬如,一个年轻人对自己难忘的一件小事的回忆:


一个冬天的晚上,小雪,我奋力挤进一辆大公共。刚上去时,我在中门边。


中门人很多,我臃肿的身体被众多更为臃肿的身体围裹着,几乎透不过气来,于是,我四处巡视,寻找稍微宽阔些的空间。当我的目光扫向后门时,突然停住,它被一点亮丽吸引。


那是个漂亮女孩儿,一袭黑衣,略现单薄,感觉是白玉般无暇的皮肤,黑亮的柔发。


我和她的目光打成一个120度的视角,我不时地、迅捷地瞟她一眼,她看来毫无动静,但我似乎感觉到几次闪电般的目光的回射。


中门太憋闷了,我将我的空间让给一对热恋的情人,辗转到了她的身后。在这儿,我可以一览无余地欣赏她的气质、她的身材……


或许,感觉到我的目光的力量,她转过身来,几次,她大胆地和我对视。我看到,清澈、明丽的大眼睛。这么坦率的眼睛,让我心虚,我几次躲开她的直视,稍稍安顿内心的不安后,又几次迎上。每次对视都如火花的迸发,短暂、激烈。


车行到第五站,她稍稍整理衣饰,走近门口。我要在第七站下车,想到这儿,我心安理得地小垮一步,凑到她的身边,尽可能大胆地轻触着她。


路上塞车,我们乘坐的大公共一进一停,一停一进地缓慢爬行。门口只有我们两个。


就在车的一晃一顿中,我借势向她靠拢,我感到她似乎也是如此。慢慢地,我们紧紧地靠在一起。如果我轻轻地揽住她的腰,配上我们如许安祥的神情,没有人会怀疑我们是一对久恋过的情侣。但我内心迷醉、迷乱、慌张,我不知所措,而她几次勇敢地转过脸来,凝视着我的方向,但这只是增加着我的胆怯。


我决定,如果她也在第七站下车,如果她也和我一样向东走,我一定要去除羞涩,鼓足勇气,想办法和她搭讪。


她果然也在第七站下车,但我向东,她向西。走了几步,我停下来,反转身,看到她义无反顾地大步走去,单薄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飘舞着的乱雪中。


这个叙事者是个羞涩的人儿,只要他略为再自然一些,可以想见,彼此都有好感的两个年轻人便会相识了。理性地总结一下,可以看到由陌生到相识的一个小模式:


男士发现吸引自己的人,

女士发现一个不讨厌的人;

男士用各种方式频频发出信息:我在注意你,

女士不动声色地判断一个知觉──有人在注意我──是否正确;

男士持之以恒,

女士断定这个人确实在注意着自己;

两个人短暂而迅速的目光交流;

男士随便找个理由拉近两个人的空间距离;

女士感到一点激动,一丝威胁,她稍稍后退,再检查这个进一步的消息,

男士持之以恒;

女士再次肯定自己的判断,

男士脸上略现温情,但不流露太多声色;

男士移动脚步,

女士移动脚步;

一点一点地,两个人逐渐接近;

终于,两个人的空间距离已拉近到不能再近;

男士或女士若无其事地找个无关紧要的话题,两个人开始交谈。

……


相识就这样完成了。


很多时候,相识就好比文火烧水,须一点点地加温,在火候达到是自自然然地完成。


但有时,听到一些传说,或受着不着边际勾勒出来的幻想的驱使,青年人会用一种听起来比较浪漫的方式以急迫地实现相识。


比如,阳光明媚的日子,在一次郊游中,一个小伙儿觉得找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他稍加判断,晓得对方并不讨厌她,便迫不及待地走上去,说:“我喜欢你,能认识你吗?”或者,这个女孩儿忍不住答应了他,但这时候两个人便要面临一个问题:相识一开始,便把调门定得颇高,以后又如何更高呢?日后的尴尬常常就是在这里埋下伏笔。


不过,一般代替不了特别,一般的相识过程也无法抹杀个别的心灵直击的相知瞬间,而一个爱情的许多迷人之处,也在于她和一般过程的相区别的特点上。只是,对于一般的两个人,他们首先是两个有戒备的孤独者。在两个有戒备的孤独者的关系中,坦露着的一个很容易将自己一时置于任对方宰割的地步。相识的微妙的曲折只是为了试探对方对自己的善意,两个人都需要充分的信息以作一个判断——“对这个人,我可不可以放下有意无意的戒备?”——这正是异性相识的小小曲折的根本原因。


一见钟情


"我相信一见钟情,你呢?”


一个女孩儿在清华计算机网络BBS的版面“知性感性”中发表了如此一篇短文。这可真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儿。细细读着这十数个字,你似乎看见一个纯情的学生,睁着圆圆的眼睛,以一种简简单单、天真无邪而略带迷茫的神情,问着在年轻人心中具有永恒意义的一个问题。


我向往一见钟情


"我相信一见钟情!”从未谈过恋爱,但富于理想化的男孩毫不犹豫地肯定:“你看,我直到今天仍然孑然一人、形只影单,就是因为我在等,等着我的那一半姗然而至。”


"可是,你等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对这个男孩颇有好感,对他的顽固稍不死心的女孩儿忍不住问这么一句。


理想的男人对他理想之外的信息总是不大敏感,没有留神女孩儿问句中的言外之意,男孩只以为女孩儿在问自己一个问题。说老实话,对于这样的问题,他从来很少想过,但依然慨然回答:“这还用问,那还用想,一旦我们相遇,无比强烈的信息会告诉我,这就是我的另一半!”


其实,理想化男孩的心中有着的不过是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想象,如果他知道,只要他说一句“你让我感觉到……”,他立时就会得到亲近身边这个可爱女孩儿的机会,他是不会这么慨然的。


我们就是一见钟情


"我们都相信一见钟情。”彻底地迷醉在两人世界的恋人,听到居然有人会问他们这样的问题——“这可是在怀疑我们的爱情”,亦会毅然决然地向他人宣告,“你瞧,我们就是因为一见钟情走在一起的。”这个疑问给了他们各自一个机会,以向对方进一步表白心迹。


但如果一个人善于内省,他或她会时常怀疑自己的恋情,“他(她)对于我,果真是唯一的?”“我对于他(她)绝对是唯一的?”“我们的爱情是无敌的?”


一见钟情的效能


如果是奥维德,他会宽容而略带得意地微笑着,暗自低语:“这还用问,我当然要利用这个机会向我的情人表示我的决心。或者,她亦是聪明的,也会毫不犹豫地反过来表示她的决心。谁知道,我们的恋情就是因着这些表面的表白才逐渐走向深入啊。”


经常的互动过程是,有一个机会听到别人的质疑……陷入爱恋的人立时以无比坚定的态度反诘这个质疑……这个反诘加强了两个人的情意……


甚至,其中的一方(或者,幸福的情境出现了,双方都)当时发自内心地接受了自己曾经肯定的答案……自己这个“发自内心”的态度让对方感觉到幸福,于是关系愈加稳固,两个人都在享受着其中的欢乐……


但这一切并不能保证什么……后来有一天,由于某种“重大”的原因,恋情受到考验,两个人都明白没必要为爱情而牺牲什么,于是痛哭流涕、热热闹闹地分手,内心里其实很平静。


对“一见钟情”的肯定既然增加过多数恋情的强度,那就无妨把这个问题当作一个永恒的问题,一问再问,以给众多本来普普通通的恋爱增加一点崇高的色彩。


"我怀疑,你到底爱没爱过我!”因着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恋爱中的一方向另一方发出了具有根本性含义的指责。


"这还用问,当我第一眼看见你时,便爱上了你……”被指责的一方经常如此回答。此中的逻辑是:我对你可是一见钟情,而一见钟情是绝对爱情的充分条件,既然我对你是一见钟情,你对我的爱情的怀疑可就没有理由了。


一见钟情或者是一个理想,或者是一个幻想,但最主要的是,它是所有陷入爱情的恋人的一个想望,而对于恋人的爱偶,一见钟情是一个有力的保证,“我对你可是一见钟情”,这一句简单的话常常可以神奇地抚平爱偶的暂时受伤的心。


熟悉感和一见钟情


林黛玉初进荣国府,贾宝玉便说:“这个妹妹我见过。”


众人笑他的痴语,宝玉就又加了一句:“林妹妹的神情,我好像熟悉得很。”


"熟悉得很”,宝玉一句话揭示了多数“一见钟情”者的共同感觉:熟悉感。虽然是头次见面,但她(他)的某些对方好像似曾相识。心理学的研究发现,熟悉感造就好感,好感可拉近距离。譬如,给你一个丑丑的脸谱,每天你盯着它看几分钟,几天后,你发现它已远不像最初那么难看。“一见钟情”者说对方“似曾相识”,无疑在说,我渴望你知道,我对你有着非常的好感,我不希望需要什么时间逐渐地接近你,我期冀着你现在就接受我。如果对方也说,我亦感觉和你似曾相识,双方便会大喜过望,而关系起初的进展就会如闪电般迅速。


但远非所有的“一见钟情”者都会遇上对自己亦是“一见钟情”者,那么问题就会产生:一见钟情可以促进起初的关系,但并不能保证以后的发展,这一如一次次的宣誓“我对你一见钟情”并不能保证爱情的真正内容一样。


一见钟情中的性别差异


男孩对女孩儿说“我对你一见钟情”,此中包蕴着的实际意义是,“我无比渴望走近你的世界,不要再考验我了吧”;女孩儿对不相干的人说“我相信一见钟情,我希望一见钟情”,这其实在说“我希望爱我的人我能喜欢,更希望爱我的人的表现能让我放心,——面对着我理想中的人,我可不希望自己一直戒备森严”;但女孩儿可不愿意轻易地便对男孩说“我对你也是一见钟情”,因为这不啻在说“我不想在心中对你有什么防备了”——“这可不行,我可不愿意让你知道其实我是一个非常容易得到的人”。


如果女孩儿很快便对男孩说“我对你也是一见钟情”,那么两个人一时都会欢喜得如轻飘飘地上了云端。但是任一个人对异性的心理戒备不是那么轻易地仅凭着一句话便消除的,先假定“我们已经没有了心理距离”,然后被距离感折磨,远不如先肯定“我们还有相当的距离感”而努力地一丝丝地拔除深埋在心底里的戒备及戒备感。


一见钟情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这里面包含着许多含义,譬如:如何梦想着一见钟情的爱情的降临?一见钟情到底存在吗?一见钟情这个词眼儿到底蕴涵着何等的希望?如何理解自己和爱偶希望一见钟情的复杂心理?一见钟情有什么效能?


一见钟情决不仅仅是一个含义,即:我这辈子一定要等到一次切切实实的一见钟情!


单相思


年轻的弗洛伊德正色对他的未婚妻解释说:


"不过我不想让我的信总是有去无回。如果你不回信,我就掷笔不写了。围绕着所爱的人进行的永无休止的独白如果既得不到心爱的人的更正,又得不到滋养,对相互关系的看法势必会引起变化,两个人重逢时会感到生疏,会不知不觉地感到事情并不像我们原来想象的那样。”


弗洛伊德的这几句话说得颇为理直气壮,其中暗含着的一个前提是:既然我们的爱情关系已经确立,那就是说我爱你,你也爱我,那么,我可不希望对你发出的爱的信息得不到回应。他说,“会不知不觉地感到事情并不像我们原来想象的那样”。“那样”,亦即“我们相爱”。而“不像那样”,也就是说,只是我爱着你,而你并不爱我。


整个这段话的潜在意思是,“告诉我你也在爱着我,我可不愿意让自己陷入单相思的境地”。


单相思的两个境界


单相思有着两个境界。


第一个境界是,“我爱你,你不爱我——这是个事实,我知道,但我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我为它恼怒;我的爱得不到回报,我愤恨。可是我无奈地看到另一点,那就是,脱离了对你的幻想,我是活不下去的……我紧紧地依附在你的形象上,但我为之而鄙视自己。”


第二个境界是,“我爱你,你不爱我——这是个事实,但我暂时接受这个事实,我无奈地承认它;你不肯对我的爱稍有回报,我忧伤,但我并不因此而对你的爱稍有减少;对任何人,我都可以坦然承认,我爱着一个不爱我的人。我不认为这有着什么低三下四、见不得人的东西在里面。能见到你,已是命运女神对我的一个微笑,我对此已经心满意足,决不抱怨什么……”


第一个境界的单相思者,苦苦地纠缠着一个事实:她(他)不爱我;第二个境界的单相思者,只晓得另一个事实:我爱她(他)。第一个境界的单相思者悲愤地感叹:“我的自尊没有了!”第二个境界的单相思者激动地说:“能爱上一个人,这样的感觉真美妙啊!”


维特即便在临死的一刻,仍没有一丝一毫怨天尤人的念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真是个单相思中的王。


单相思亦贯穿在每一个“刻骨铭心”(还真找不到另一个词儿更好地形容相思的深度)的爱情中,真正爱着的恋人总需要一些单相思的勇气。因为,对爱情的莫名的怀疑时刻会袭击每一个沉溺在恋爱中的人。那个时候,多数人或者消极后退,或者指责爱偶,就像弗洛伊德的颇有理直气壮意味的指责。时时怀疑“她(他)爱不爱我”的恋人很容易浮在情感的表面,斤斤计较着“我爱你爱得多,你爱我爱得少”。


情爱是命运的一个馈赠,懂得爱情的恋人只会全然地投入,并不要求什么。当得到情人的回报时,他(她)会顶礼膜拜般地欣喜而感激。不过,这是对命运的膜拜,可不是对情人的膜拜。真爱着的人可从来不对爱偶说“感谢你如此爱我”。从这一点上来讲,全然地陷入单相思中的人,比如,第二个境界中的爱着的人,也是值得那些在情感表面上滑翔的人景慕的。


知己朋友


"男女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


当一个男孩打着友谊的幌子,全心全力地苦苦追求一个女孩儿时,在某个时候必然会接受到这样的反诘。


这个反诘,亦可能有着两个意思。一个是,“胆小鬼,你的小把戏我早已看得一清二楚。其实,你何必非得费力地假借着这样的一个名义呢?”另一个则是,“算了吧,我一开始就知道你的意思,通过这一段时间的交往,彼此都有了了解,我们还是坦率地谈一谈吧。”


这样的反诘总暗示着一个转机的到来,或者,打幌子者全然后退;或者,他鼓足勇气,把自己的心意动听而干脆利落地挑明。


过去,只听说“红颜知己”,现在,“知己朋友”成了一个大家伙儿都可以说的词儿。


男人可以炫耀“我有一个(或几个)红颜知己”,女孩儿亦可以自自在在地指着一个男孩说“这是我的一个知己朋友”。


某些时候,一个人会以作某个异性的“知己”为荣。走到这一步的前提是,一开始两个人的意图就是明确在一个范围之内的。但某些时候,“知己朋友”是被“恩赐”的。


“你看,我们的机缘不可能再远,就让我们作最好最好的朋友吧!”这个时候,被号称为“知己”的人是不甘心的,他(她)向别人介绍说“这是我的知己朋友”时,神情看起来是愉快的,但耳聪目明的人总能听出酸溜溜、灰溜溜的味道来。


"我是不会爱上我的最好的朋友的,”我们时常听到类似的见解,“爱情需要神秘感,而我和他(她)相处相知得太琐细了,只有平平淡淡的感觉。”


不过自诩“专于爱术”的奥维德不大在乎这样的说法,他劝告男子们:“在你的请求中,不要常常泄露出达到最后目的的希望来;为了使你的爱情渗透到她的心里,你须戴着友谊的假面具。我看见许多不驯的美人都受了这种驭制法的骗:她们的朋友不久就变成了她们的情人。”


奥维德的诗里总有一些狡黠的单纯与憨厚,他以为,是“不驯的美人受了这种驭制法的骗”。殊不知,爱情中没有谁是可以欺骗的,游戏总是双方一起才能玩得起来。“你说,知己,好,那我们就是知己;你说,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好那我说,我被你的真情打动了。”这样的骗首先得有一个基础,即:被“骗”的人并不讨厌这样的“骗”,她(有时是他)惧怕的往往不是骗,而是不知微妙的情趣的一味进攻,或轻易的彻底的绝望。


一切都在是与不是,能与不能之间巧妙地回旋,这样才有意味啊!


"平平淡淡的感觉”,这的确是对男女之间的友谊的最好形容。多少年来的“淡如水”的异性的友谊,常常是一个火花便会激发出从未设想过的火焰来。除非这个平平淡淡的感觉是另外一个意思,即:发自内心地并不欣赏对方,只是因为应酬的需要两个人一直保持着较为频繁的联系。

知己朋友,往往是一个双方都缄口不言的帷幕,一个互相试探的阶段。但也或者是这一个对那一个的安慰:“你看,我们还是可以作最好的朋友嘛。”


男朋友或女朋友


大家心照不宣,都晓得“朋友”或“男(女)朋友”在异性关系中的奥妙含义。


从语法上讲,“这是我朋友”要比“这是我的一个朋友”的意义要含混得多。但我们一听到别人这般介绍他或她身边的那个人,就似乎暧昧地明白了这个含混句子里的精确意味,于是习惯地用善意的神情笑一笑,好比在说“你不必在语法上跟我打马虎眼,我可是什么都看出来了”。其实多数时候人家也没有有意地打这个马虎眼。


"男(女)朋友”,从词法上讲,亦并不比“男(女)性朋友”的限定范围稍小丝毫,但“男(女)性朋友”则是此情境中的所有异性都可以被冠上的称号。


如果恋人对其他人介绍那个人时,说“这是我的情人”,这个句子的意思可真是绝对清楚明白,但年轻人没有人肯这样——“我们宁愿让关系停留在一个模模糊糊的美妙阶段。”


再细细琢磨,你会恍然有所悟:男(女)朋友间加上一个理性的“性”字,要严肃了许多,而“朋友”相对于“好朋友”,或“男(女)朋友”相对于“男(女)性朋友”,就好比是半个昵称,随便了好多——意思是,“我虽然对别人介绍时不得不把距离拉开一些,但你知道你是可以随随便便的”。并且,“朋友”及“男(女)朋友”仅仅是说给别人听的,恋人之间可不允许被这样称呼。“怎么,你对我说‘你是我的男(女)朋友’?


那可不成,你应当说‘你是我的……’”恋人总是有着天真的创造力,会发明出许多令旁观者忍俊不禁的称呼来。


国王和女皇


被冠上国王或女皇的称号,恋人一方面会感到骄傲无比,一方面则会感到惶恐十分。


骄傲时,恋人暗自言语:“看啊,我有着何等的魅力,这个人已经匍匐在我的脚下,听凭我的统治了。我,哈,我的力量征服了一个桀骜不驯、风华正茂的年轻的生命。”


惶恐时,恋人百般思量:“这个人可不再是说分手就能分手的了,我必须得严肃地看待我们的关系,背负起唯有成熟的人才能背负的责任,可是我还是一个未长大的孩子啊!”


不过,臣服的含义也是有许多种的。


譬如,热恋着的人的身心彻底被从未体验到的爱情拽住了,他或她不再为所谓的自我而扎挣,惟希望着两个人全然地交融,而把自己整个地交给了爱情。但他或她无法明确地区分爱偶和爱情,只好把感受到的魔力全归给情人,于是给对方冠上“国王”或“女皇”以及其它的类似称号。


譬如,彻底迷茫的人,一次次地知觉到两个人的力量是平衡的,仅就这一点上,自己的确应当是臣子,而对方的确有着可以统治自己的情感世界的权威。于是偶然的一次,半情愿半不情愿地承认了这个事实,由此,这个不平衡的关系被确立。


不过,被封为“女皇”的人总是要远多于被封为“国王”的人,这里面蕴涵的意义是:


男孩迫切地希望这个光荣、伟大的称号能进一步打破女孩儿的戒备;女孩儿则或者预期到自己婚后的传统的不平等的地位,总不希望还在恋爱期间便先如此确立。


明智的恋人,面对着这般伟大而沉重的称号,不会骄傲,亦不会惶恐。如果明智之外,果真还有着深沉、真挚的情爱,那最有意思、最睿智的做法是:你封我为“国王”,我封你为“女皇”;你封我为“女皇”,我封你为“国王”。意即:你陶醉在爱情里,我也是心醉神迷;你满足了我的虚荣心,我也让你得意;你表示我们的力量是不平等的,我可不想要一个人背负如此沉重的负担;你希望以此来打破我的戒备,我则表示仅仅这样一个称号是没有意义的……


告吹和挽留


“我们吹了吧”


"我们吹了吧?”


自信的女孩儿常常运用这个简单的句子。自信,就是说,我对我自己的力量是不怀疑的;或者可以说,我对你对我的眷恋是不怀疑的。如果这个句子运用的力量和时机都比较巧妙,常可以敲打一下男友,让他知道“你目前的表现可有点让我不大满意”或者“别得意,以为你就要得手了。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当然,这句话亦可能在表明“我实在感到我们的关系对我没有吸引力”。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短句都不是在说,“我决心已下,想和你决裂,咱们好好讨论一下该怎么着吧!”


千篇一律的是,平静状态下,如果女孩儿决定要分手,她会对追求者说“我们不合适”;而如果男士认为,该结束了,他会努力作出种种迹象表明,或者会说“我不是一个好男人,我配不上你”——无论真实的原因是什么,谁都不希望对方感觉受到了轻视和伤害。


"我们吹了吧?”类似这样的商量的语气都在暗示着:你得进一步做些什么以表达你的爱情决心——这是一句孩子气的话,颇富有着游戏的意味儿。深昧爱情三味的男人会不仅在言语上极力地挽留,亦会拿出十分的决心显示给自己的情偶。只会在言语上挽留是不够的,而只会在行动上表示决心则是没有满足恋人的要稍稍游戏的心情。


"我们吹了吧?”这样的疑问句往往表示:一个关系的转机已来临,如果你果真爱我,那么立刻敏感地满足我的心理需要吧。


"为什么”


任何时候,恋人都想知道,为什么两个人的关系会走道这样的一个境地。不过,这个疑问句只能留给自己,只能是扪心自问。如果恋人问曾经的情人“为什么会离开我”,这可不是一个容易坦率回答的问题。除非对方是先受到了激烈的伤害,否则他或她不会毫不犹豫地将令恋人难过的原因像蹦豆子一样抖落出来。没有谁乐意在伤心的“告吹”的一刻,再加上难堪的一笔。更有,一个人怎么能够率直地讲述自己的内心的阴暗呢?比如,“和你在一起,我感到寒酸得抬不起头来”……甚至“我已经全然地得到了我一开始想得到的,现在你对我是一无所有了”、“我必须不断地在情感的表面世界上快速滑翔才能满足”等等,如何说得出口。


"为什么?”这是个无聊而无意义的问题,富有恋爱智慧的人总是说“分便分”,干脆利落地分手各奔前程。


第一百封情书


但很多时候,一个游戏的口吻被对方当了真,一个微妙的考验伤了恋人的心,分手不可预料地悄然而至,降临在一个刚刚还带着天真微笑的人的头上。


一个小故事:


一位男士爱上了一个一个女孩儿,但女孩儿并不给他亲近的机会,男士唯一可以倾诉衷肠的办法只有一个:写情书。每一封情书都有一个回音:一封只夹着一张白纸的信。男士写啊写,写了九十九封情书,亦收到九十九封白纸的信。终于,男士绝望了,他接受了另一个苦恋着他的女孩儿的爱。


殊不知,他苦恋着的女孩儿已经做好了她自己的婚纱,就等着他的第一百封情书,然后嫁给他。


作者浪漫地将这个爱情的结局设定在了第一百封情书这个悬念上。其实,可以预料的是,从第二封情书开始,危机就已经开始了,男士时时都有可能中断自己的“单相思”。


抽象地设想一下,我们会一目了然,每一个爱情考验都犹如这第一百封情书,每一个微小的游戏都可能被对方彻底当真……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进行到底的爱情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心里冒险,能将自己执著地交给爱神维纳斯支配,这需要多少勇气和多大的毅力。

武志红博客:blog.sina.com.cn/wuzii

武志红微博:weibo.com/wuzii

广州武志红心理咨询中心
微信公众号:wzhxlx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