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衬衫批发联盟

代孕,是剥削还是希望

楼主:有槽 时间:2021-04-06 13:39:18

先生是一位大学老师,今年43岁,太太41岁,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快升初中的儿子,全面二胎政策放开后,符合政策的他们非常想再添一个女儿,但很担心能不能顺利怀孕生育。


另外,国内的计生政策对于性别筛选是严格禁止的,而他们又特别渴望能生一个女孩子,“几年前妻子意外怀过一次孕,本来想着就算被单位开除也要生,可最终没保住,孩子都成形了,是个女孩子,我们两口子难过了,所以现在一直想要生个女孩儿,就想好好呵护疼爱这个孩子,连儿子也说以后想当个负责任、会照顾人的大哥哥,”王先生说。不得已,他们通过朋友介绍,走上了地下代孕的路。


Baby-M的故事

代孕在国内一直是极富争议性的话题,2017年2月3日,《人民日报》刊发文章《生不出二孩真烦恼》,指出40岁后女性生育力显著下降,建议可适当开放志愿代孕。文章引述了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教授王一方的发言,“伦理不应该成为代孕技术的负担,而应成为促进技术有序发展的工具。对于失独家庭来说,夫妻双方处在精子、卵子尚可用的情况下,却已没有生殖能力了。代孕能解决失独家庭的生育问题。”这篇文章被广泛解读为官方的试探气球,试探民意对开放代孕的反应。


1978年,第一个试管婴儿在英国诞生,随后人类社会就开始了对代孕的尝试。1980年,美国密西根州的律师诺埃尔·基恩(Noel Keane)建了一个不孕症中心开展代孕业务,起草了第一份关于求孕父母与代孕母的法律协议。随后,在他的安排下,世界上第一例代孕宝宝诞生了。


宝宝的父亲威廉·斯特恩(William Stern)是在大屠杀中幸存的犹太人父母唯一的孩子,特别渴望有一个亲生的孩子,而妻子患有多发性硬化症,怀孕风险太大。在基恩安排下,斯特恩夫妇与代孕妈妈玛丽·贝丝(Mary Beth)达成代孕协议,斯特恩夫妇的受精卵通过人工受精植入贝丝的子宫,孩子出生后由斯特恩夫妇抚养,同时支付贝丝一万美元的酬金,终止她的生母权利。


1986年3月27日,贝丝产下一名女婴,取名为梅丽莎(Melissa),后来被人们叫做“Baby-M”。数日后,贝丝发现自己无法割舍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带着Baby-M逃往了佛罗里达州。斯特恩夫妇以贝丝违反代孕协议,向当地法院提起讼诉请求。新泽西州高等法院的法官尽管判定代孕协议无效,但认可代孕生产的方式是合法的。


Baby-M和她的代孕妈妈贝丝。


新泽西州高等法院法官在审理Baby-M案时提出:“如果一个人有权以性行为方式生育,那么他就有权以人工方式生育,而且这种生育方式也应受到保护,本法庭认为这种受保护的生育方式可以扩展到用代孕生孩子。


国内的辅助生殖技术发展速度也不慢,第一个试管婴儿在1985年诞生,从90年代开始,地下代孕公司就开始兴起,大部分分布在广东的广州、深圳和珠海。


到了21世纪初,已经有部分知名人士开始支持代孕。2000年,中国性学会理事储兆瑞医生发表了文章《中国世纪之交十个有争议的性敏感问题》,第十个就是“借腹生子是否符合伦理道德”,在这个问题里,储医生呼吁放开代孕,“经过医院检查确诊为不能怀孕者,借助高科技的力量帮助不能生育的妇女做妈妈,这是符合社会的进步,符合人性和伦理道德的。”

代孕妈妈的权益

印度的一群代孕妈妈,由于代孕在印度合法且廉价,大量外国人涌入该国寻求代孕妇,很多代孕妈妈处境可怜,住在拥挤的宿舍里。


王先生找到的是一家名为澳门爱x医疗中心的公司,公司在珠海接单、在澳门进行手术——他并不知道,2016年澳门立法明确规定代孕系违法行为,目前这家公司已经改变了营业方向。


和王先生沟通业务的女孩化名周周,她给王先生规划了详细的方案。


“有两种方式,第一种就是用王太太自己的卵子”,周周告诉王先生。如果王太太的卵子质量不高,爱x会提供一个供卵的志愿者,与王先生的精子结合成胚胎,诊所同时提供性别筛选。考虑到王太太的年龄,周周建议的是第二种方案,直接找供卵志愿者,“这样可以节省不少尝试的时间”,周周告诉王先生。按照爱x的收费标准,一次尝试就要支付16万人民币,“第一次的费用试管是10万人民币,因为你们需要选性别,所以我们还要加6万块钱的性别筛选费用,这样取卵、取精、培育、性别筛选、胚胎冷冻以及移植的费用都包括了。”


目前,在国内卫生部认可的11家辅助生殖中心做试管婴儿的话,每次的费用在五到六万,爱x的价格是其三倍,差异在于爱x也提供代孕服务。“我们提供的代孕服务非常灵活,一种是我帮你全程监管,直到宝宝出生。还有一种是我只能帮你监管头三个月,等到怀孕已经过了危险期后,你不放心的话接回去自己照顾也可以。还有第三种就是我只是提供人选,其他的东西都是你来弄,”周周说。


一旦选择了代孕,伴随而来的还有昂贵的费用。一次性付给代孕妈妈的费用是20万到23万,另外还有头三个月的监管费、服务费、产检费等等,以及介绍费,这些杂七杂八的费用下来也要十几二十万,加上其他一些开销,比如房租的话,整体费用会到40万。如果选择委托爱x全程监管的话,费用是48万。


虽然有如此高的收费,周周还是不建议走代孕这条路,一方面担心一旦代孕妈妈对宝宝产生了感情,而这在实际操作中非常觉;一方面也是因为怀孕生产中不确定性因素太多,即使是一向健康、有过顺产史的女性也可能遭遇严重并发症。这就是代孕的伦理问题,一直无法完美解决的死结。


是否应该放开代孕,加大政府监管力度,让爱x这样的地下机构无利可图,即使在医生群体里,也有很大争议。


“作为医生,我乐见任何技术毫无法律束缚,发展到极致;作为社会人,我对这项技术持观望态度。代孕可以认为是临时出租子宫吧?还有在此基础上的一系列风险(包括死亡),我持中立态度。伦理上,这等于是为了一对儿夫妻的利益,而让另外一个无辜的人承担不必要的风险(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这风险远比卖淫大得多)。如代孕合法化必然导致弱势群体群体更加凄惨的命运,站在代孕妈妈的角度上考虑,如果你死于羊水栓塞呢?如果你因产后大出血子宫被切了呢?你怎么知道魔鬼抽签不会抽在你头上?”哈尔滨儿童医院儿科医生李清晨告诉有槽。


此外,也有些医生用目前视为违法的血液(血液制品)和器官买卖与代孕作类比。“之所以坚决不能允许器官买卖有偿化,每一次亲属间的活体器官捐献都要经过严格的伦理委员会审查,就是因为这牵涉到非常严峻的人身自由和安全问题,如果这类作法都能商业化,怎么能确保女性不被人非法禁锢,只为了一次又一次为别人生育婴儿?怎么能确保有些人的存在价值就是被人割取器官?这种可怕的后果并非不可想象,”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医生说。


120万的美国户口



目前在西方主要国家中,法国、瑞士和德国对于代孕是全面禁止的,英国则是由政府进行严格管制。英国政府于1985年和1990年分别出台了《代孕协议法》和《人类授精与胚胎学法》,开放非商业性代孕,但要求在代孕实施前必须经人类授精与胚胎研究管理局(HFEA)许可。此外,法律明确规定代孕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不能作为判定代理孕母的相关权利及义务的依据;同时,如需确定代理孕母为代孕儿生母,需根据《收养法》办理相关转移手续获得亲权。


美国并无统一的代孕联邦立法或联邦最高法院判例法,而是由各州自行对代孕实施管理。根据美国各个州的法律有26个州允许代孕,19个州则认为代孕协议无效,并禁止涉及代孕报酬和对代理孕母给予过多经济补偿的代孕协议,准许实施非商业性代孕;其余的 5个州和1个特区(包括亚利桑那州、密歇根州、纽约州、犹他州、华盛顿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则仍然认为代孕是犯罪。


由于目前美国的试管婴儿技术较国内更为先进,同时也不像国内规范生殖中心那样,需要在夫妻双方满足计生政策的条件下方可尝试——有些事实上符合规定的夫妻也要耗费很长时间、数次返回家乡才能办齐证件,再加上生殖中心人满为患,宝贵的黄金生育期在等待中白白浪费,国内越来越多的家庭和单身女性、同性伴侣选择到美国进行代孕手术,但相比国内的代孕机构,美国的收费更为昂贵。


以大部分家庭选择的加州为例,卵子捐赠的相关费用为2万美元,试管婴儿的相关费用为3万美元,代孕母亲的补偿费用为11万美元,再加上自身花费,整体费用按照目前的汇率接近120万人民币(有些代孕机构还提供后续服务,比如1盎司1美元的母乳喂养),远远超过爱x的48万的收费,但诱惑在于,孩子落地之后自动取得美国公民的资格,父母日后也可以跟随孩子进行亲属移民。同时,因为一家人与代孕妈妈远隔重洋,在心理上父母们会有种安慰感,相信日后不会被追讨生母权。


王先生一家在爱x的尝试并不顺利,已经花了二十多万还没有成功(需要指出的是试管婴儿和代孕本身就存在不低的失败率,这跟精子、胚胎质量等都有关系——有槽注),于是计划下一步去美国代孕,“如果国内能开放代孕就好了,我们也不会四处去撞,”王先生告诉有槽。


像王先生一家这样,在代孕这件事情上四处去撞的病人不少。知名妇产科医生龚晓明诊治过很多MRKH综合征(先天性没有阴道、没有子宫)患者,当中不少人在他的帮助下有了阴道,也有正常的卵巢,非常希望能有一个后代。其中不少病人为了生孩子走过很多弯路,吃了许多苦头,有的去柬埔寨、老挝等地做代孕,但因为中介市场鱼龙混杂,她们花了钱却很难得到合法的权益保障;有的尝试在中国找地下机构,但被不正规的操作吓跑;也有的通过龚医生的风信子妇儿私家医生平台,通过海外合法渠道正在尝试代孕。


龚医生介绍,5000个女性人群中就有一个MRKH综合征患者,在全国会是一个巨大的人群。除此以外,我们妇科还遇到很多因为疾病而无法自己生育的人群。代孕没有开放,让这些人群丧失了生育的权力。有经济条件的人可以去海外去做代孕,但是没有经济条件的人,就只能放弃,这是不公平的。


《人民日报》的文章在很多社交媒体上被称为给代孕合法化开启了一扇窗,但随后2月8日,计生委发表声明,表示将继续严厉打击代孕,就这份声明来看,很多患者目前的唯一出路还是寻找爱x这样的地下机构。


关于代孕的观点交锋仍在继续

正方观点:

代孕可以满足很多受孕困难的夫妻,或者现阶段无法建立家庭的同性伴侣、单身女性对生儿育女的渴望。患各类基础疾病因而无法生育、或者人到中年失去独生子女的夫妻比例不算小,不能用一刀切的方法,简单生硬地断绝他们的希望。


同时,目前已经有大量地下代孕诊所,在这些诊所为人代孕的女性,其安全和利益得不到保证。如果能允许适量互助代孕,将地下操作转为国家监管,可以从法律上保障代孕妈妈和委托夫妇的安全和权益,同时通过正规孕前筛查降低新生儿出生缺陷。

反方观点:

代孕不止是医学、更是复杂的法律和伦理议题。怀孕生育中,遭遇妊娠高血压、妊娠糖尿病、妊娠合并心脏病、胎盘前置等问题的妈妈并不少见,而在生产中更有可能发生大出血、子宫破裂甚至羊水栓塞,每一种都有潜在的致命风险,而代孕需要使用辅助生殖技术,怀多胎的可能性大增,而这又会相应地提高各种并发症风险。此外,生产后女性还有可能出现子宫脱垂、抑郁等疾病。


另外,如果生育的婴儿有出生缺陷怎么办?如果代孕妈妈十月怀胎,对宝宝产生了完全割舍不下的感情,想要争取孩子的抚养权怎么办?发生各种风险,不是简单地用什么生育保险就可以规避的。


在成为代孕妈妈后,社会经济地位处于劣势的女性沦为了被剥削的工具,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有尊严的人沦为了一个容器、生命成为可以随意贴上价钱牌的商品,在自由市场上可被随意买卖。性是刚需,而生育不是。


对于代孕,你的观点是什么?



这是有槽(Dr-Venting)的第95篇原创文章,图文版权由作者所有。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欢迎贡献槽点,合作请发邮件:dr-venting@qq.com

未经授权,不欢迎其他公众号和媒体转发。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