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衬衫批发联盟

名震湘西南的游击武装头目易德新

楼主:新宁县第二中学 时间:2021-02-23 09:15:30

一九四九年十月十日,新宁县和平解放。三个月后的一九五零年一月,一支着装不一、武器杂乱的百余人的地方武装,从今天的巡田乡柳山出发,徒步到县城向人民解放军投诚。这支后来被定性为“地方游击武装”队伍的头目,就是在整个民国时代名震湘西南的“匪首”易德新。


一百多年来,整个一渡水地方,名气最大的要数巡田乡的两个人,一个是武林奇人“岩鹰拳”的创始人蒋兆鸿;一个就是小孩啼哭一提起这个名字就会停止哭声的易德新。他们都出生在越城岭余脉的青龙山下。


一九零一年辛亥,易德新出生在巡田乡龙宫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里。他兄弟三人,父亲对他们要求非常严格,对小孩只允许遵循“耕读”二字。八九岁的时候,父亲在他读书放学以后,就带着他们兄弟上山开荒种地。


有这么一个故事,说明了易德新父亲兴家时的艰难:

易德新十四岁那年,父亲带着他和十六岁的哥哥易德全、十二岁的弟弟易德家在深山里开荒。父亲先把用来作为午餐的冷饭挂在前面的树枝上,与三个儿子说:我们一起挖到那棵树边再吃饭。


父子四人拼命地开挖,等快到挂着冷饭的树边时,父亲又把饭挂到前面的树枝上,说挖到那里在吃饭——如此三四次,天色近暮该回家了,父亲说:我们还是把这些饭拿回去,和一些新米重新煮,与你们的母亲一起做晚饭吃吧。




易德新故居



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无从稽考,现在的人们能理解那时期兴家立业艰难的更不多,但清末民初,正是中华民族遭受三座大山压迫、灾难最为深重的时期,穷乡僻壤的湘西南,由于政府残忍盘剥、军阀混战、匪患横行,平民百姓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巡田乡自古以来就有尚武之风,易德新三兄弟耕种之余,在雨雪晚上的闲暇中也是文武兼修,所以,三兄弟都练就了一身好武艺。而易德新更是枪法和腿功了得,但因为其父亲的严格约束,三兄弟从不恃强凌弱,而是谨循耕读为本的古训。


一九一七年,易德新十六岁。四月的一天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易德新的观念和命运。这天一大早,父亲就把他和弟弟叫醒,非常慌张和气愤地对两个个儿子说,家里仅有的一头水牛被路过的青龙山的土匪给抢走了!那时的一头牛就是一个家至少一半的家产,这又正是春耕时期,易德新一听牛被抢了,从床上一跃而起,怒气冲冲地提着鸟铳就往前急追。他是有着能追上爬坡狗的腿功的,但是,当他追到青龙山下时,土匪已经把水牛杀死在溪水边剥皮了—— 几个土匪端着枪守在旁边正瞄着他。他怒火中烧地要扑过去与土匪拼命,却被从后面赶来的父亲和弟弟死死按住……


三天后,易德新决定不再遵循父亲的约束,私下离家来到了新宁县城投奔哥哥易德全。易德全一年前就来到县城团练局当兵了,因为武功高强还担任了小头目。


一天早操后,团练局的兵士在练枪法,易德新在傍边看得心里痒痒的,就央求哥哥也让他试试打枪的滋味,易德全知道自己弟弟鸟铳的准头,就给了他三发子弹。不想易德新是天生的神枪手,提枪、装弹、拉栓一气呵成、瞄也不瞄就像电影《从奴隶到将军》里的主人公一样,双手抬枪就打,竟然三发子弹全中靶心,获得满堂喝彩。从此,十六岁的他在江湖上就赢得了“神枪手”的名号。



易德新故居



这年冬天的某一天,南庙有两家因为山界而争斗。有一方闻知易德新武功高强,就来人出高价请他去参加械斗。易德新少年气盛就答应了对方。临行前向哥哥借枪用,哥哥哪里肯借,晚上他就偷了团练局的四支枪出来去了南庙。


第二天双方正在剑拔弩张的时候,对方却报官请来了团练局。担任队长的易德全带着团练局的二十几个人举枪就打,易德新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不知道对方的来路,四支枪与哥哥的二十几支枪对射,渐渐不支时只好撤退。易德全也不知道对方里有弟弟,就带兵追过去。易德新连忙叫人将银元丢在地上,追兵为争抢银元而缓慢了追赶,气得易德全大声骂娘,驱赶士兵继续追赶。易德新跑上一个山坡后返身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哥哥带着兵在追赶自己,就停下来大声骂他的哥哥:你的眼睛瞎了吧,把钱给你了还要我的命吗?


易德全一听是弟弟的声音,知道追是追不上的,就只好撤兵回去交差了。至今在巡田乡还流传着易德新两兄弟对打的故事。


自此,易德新拥有了四支枪,就伙同十来个无家可归的贫苦后生落了草。过了一段时间,就带着这十几个人回到青龙山,凭着高强的武艺和机智勇敢,灭掉了原来抢了他家水牛的那伙土匪。后来随着名气的增大,入伙的也就越来越多,成为名震邵阳、新宁、东安三县的地方武装。


听当地人传说,易德新有个叫易德时的本家兄弟,是个与毛泽东有联系的共产党人。一九二七年秋收起义时,毛泽东带着起义部队上了井冈山,曾来信要易德时将这支队伍进行改造拉去井冈山。但这封信被人截留了,解放后的八十年代,有人在一座被拆的老屋墙缝里看到了这封信。到底是怎么回事,由于时代久远,已是真假难辨了。


易德全不久因病去世。民国三十三年,新宁县国民政府曾派人去青龙山招安易德新,并委任他担任剿匪游击队长。易德新赴任不久,看到国民党官场腐败,联防队剿匪不力、扰民有余,又受不得约束,干了几个月又回到了青龙山,不再接受任何人的节制。易德新凭着自已的武功枪法,稳稳占据着青龙山老大的位置。他规定徒众不能扰民,但是也打劫那些为富不仁者。然而,这种队伍良莠不齐,烧杀抢掠民众的事情自然少不了。其他打着他的旗号为非作歹的也不乏其人。而土匪的名声和他高强的武功,使得江湖上把他传得神乎其神。从靠近邵阳的柳山到靠近东安的川岩上下五六十里的地面上,他是黑道上的老大,凡是黑道上的人犯了事,都算在他的头上,也是不足为奇了。





抗战爆发之后,易德新的地方武装出于无意识的民族主义和地方保护主义,也曾经对日军进行了几次袭扰,这是一种无意识的利益上的抗日,但客观上也起到了保家卫国的积极意义。


据当地老人说,一九四四年,日寇的一个工兵连驻扎在新、邵交界一个名叫新庵堂的地方。易德新的眼线侦知日军移防,就决定袭击其后卫。于是就选择精干人员埋伏在敌人必经的险要地点,等日寇大队过去后,数枪齐发,打死了六个日本鬼子,缴获了六支三八大盖,歪把子机枪一挺,左轮手枪两支……


再就是他们经常袭击日寇的巡逻队。有一次,四个日本兵巡逻到巡田一个叫堆上的地方,易德新组织部下最强的谢昌喜、蒋幼幼、易世平四人伏击巡逻队, 约定四个人按次序枪击四个日本鬼子。时机一到,易德新把手一挥,四枪齐发,四个日本鬼子应声倒地毙命——他们就是这样自觉不自觉地进行着抗日活动,维护地方治安、壮大自己力量、扩充自己装备。


内战时期,他们主要靠吞并其他地方武装来扩充队伍和装备队伍。对于路过境内的国民党的掉队兵将和散兵游勇更是不愿放过。


一九四八年秋天,一个国民党的团长带着十几个卫兵从东安途径一渡水去邵阳。易德新知道后,就在老屋唐家的古桥边设伏。这座桥的西岸是一片宽阔的沙地,易德新就让人埋伏在水沟里,在东面的山坡上居高临下的隐藏着伏兵。等国民党团长的轿子上了桥,两边堵住桥头,一枪不发地就缴了敌人的械……


一九四九年八月,湖南在程潜和陈明仁的率领下通电全国,宣布和平解放。在程潜手下担任保安团长的蒋瑛是第七期黄埔生,是程潜的干儿子,与易德新是同乡和连襟。十月十日,新宁县和平解放,新政权的建立,不再允许易德新这类地方武装的存在。蒋瑛回到家乡劝说易德新要认清形势,放下武器,弃暗投明,向共产党投诚。易德新顺应历史潮流,听从蒋瑛的劝告,并在共产党人黄斌的感召下,带着队伍向人民解放军投诚。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关于易德新带着这支地方游击武装投诚,还有着一个神奇的传说:队伍行进过了柳山街道,到了一条山路前的时候,一棵千年的古树突然横道倒下。给队伍送行的亲人们一见此景,都嚎啕大哭,认为这些人这一去再也不能回来了……


至今,柳山人还对这一奇事津津乐道。几个月后,易德新在新宁县城被当做匪首被枪决。一九八五年,广州军区为易德新颁发了地方游武投诚证明书。 (《新宁县1978-2004大事》记载1984年8月3日县委同意县委统战部《关于伪新宁县自卫队、警察队定性为起义部队的报告》和《关于易德新、李守成两支地主游杂武装定性为投诚部队的报告》,并以此为落实政策的依据。)





鸣谢:

           蒋双捌文

编辑:辛游之  新宁二中:www.hnxnez.net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